左栖

他的存在,让空气都是温暖的

鲜血梅花

中文房间:

我最喜欢的短篇小说是《鲜血梅花》。




但很不幸,《鲜血梅花》是我读到的第一篇武侠小说。我读到的第一篇武侠小说恰好是一本消解武侠的小说。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我没有从《鲜血梅花》里读到虚无和失落。恰恰相反,我得到了无与伦比的肯定和感动。可以说,鲜血梅花为我指了一条明路,这条明路正是虚无缥缈的美妙漫游。时至今日,我想起这篇小说,还是会沉浸在这条道路带来的美妙意境中。




《鲜血梅花》始于一个少年为父报仇。然而这少年却没有半分武艺,他的身体孱弱无力。“没有半点武艺的阮海阔,肩背名扬天下的梅花剑,去寻找十五年前的杀父仇人。”故事的全程都是少年寻找两位退隐江湖的前辈,他们知道他杀父仇人的名字。然而少年对江湖纷争一无所知,对前辈会出现的地点也一无所知,没有半分武艺的自己找到了仇人又能如何,他也一无所知。父亲的辉煌往事和梅花剑的鲜血传奇,少年均无所知。这是一个属于现代的人的故事,为父报仇天经地义的康庄大道成了虚无缥缈的模糊道路。信念和技艺未得传承,传奇和大侠已经退隐,父辈和子辈的世界存在巨大的断代。然而在机缘巧合之下少年的仇人终被杀死,而这只是因为少年在旅途中无意做帮两位陌生大侠做的两件事。二在这个故事中反复出现,仿佛是人生所具的复杂性的一种写照。故事的结局,少年拉开已有九十九人鲜血的梅花剑。梅花剑每杀一人,便有一滴鲜血盘踞剑上,宛若一朵梅花。母亲本希望他父亲的仇人成为第一百朵梅花。如今他的仇人已经死亡,剑上却仍是九十九滴鲜血。




这个结局令人怅然若失。显然,它不是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故事,它是快意恩仇的反面。这里没有快意,只有虚无缥缈。——但鲜血梅花虚无吗?不!如果鲜血梅花是一个虚无的故事,那么它就不应该有这么一个结局。从戏剧性的角度上来说,鲜血梅花的结局回收了前面所有的线索,它是一个结构极其工整,逻辑相当完满的小说。它的根基是结实的,只是不建立在传统武侠的逻辑上。少年的仇人最终死去了,并且这死亡是由他的行为导致的,来源于他在旅途中完成的两个委托。它是虚无缥缈的故事。但这虚无缥缈之中又有一种人与人的奇妙连接,这奇妙连接最终让孱弱无力的阮阔海以间接的形式杀死了他的仇人。这是人生道路的另一种形态,属于那些无力掌握自己命运的人们。他们无力成为改变时局的英雄,但他可以成为扇动翅膀的蝴蝶。




因此我从来没有在鲜血梅花里读到失落和虚无。我在这个故事里读到的是奇妙和感动。二零一三年我读到了这篇小说,之后的五年里,我时常感到自己正在阮阔海曾经所在的地方。曾经我也在鲜血的旗帜下被告知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,如今我也在虚无缥缈的奇妙道路上。我不知道命运将带我去何方,但我知道命运将会给我一个结局。也许我最终一无所获,但我也在旅途中得到了所有的神奇和美妙。人固有一死,人生无法逃避最本质的虚无,个体也无法违背生来所具的孤独和弱小。然而在这种无力掌握的命运中却又隐含着人世最大的慰藉,这慰藉让人热泪盈眶。在所有我见过的人生道路里,鲜血梅花所描绘的是最好的一条。因此鲜血梅花带给我的不是虚无,而是无与伦比的感动。




直到今日,它仍是我最喜欢的短篇小说。



分享一首北岛的诗为这件事作结吧

1个老苇蹭热度:

回答


北岛


   


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
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,
看吧,在那镀金的天空中,
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。
冰川纪过去了,
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?
好望角发现了,
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?
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
只带着纸、绳索和身影,
为了在审判之前,
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。
告诉你吧,世界
我——不——相——信!
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,
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。
我不相信天是蓝的,
我不相信雷的回声,
我不相信梦是假的,
我不相信死无报应。
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,
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,
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,
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。
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,
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。
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,
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。

坂井池水:

       纵横四海

 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其实爱一个人并不是要跟她一辈子的。我喜欢花,难道你摘下来让我闻;我喜欢风,难道你让风停下来;我喜欢云,难道你就让云罩着我;我喜欢海,难道我就去跳海?

海狸迷言。

宇宙星辰: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

我可以踩着流言蜚语的尸体向前行走。我可以趟过臆想和盲信的河流。我的目的地随时都可能变动,但这反而令我欣喜。


朝翎:

面面版troble maker(我终于可以放长视频了)

坂井池水:

      再见 乌托邦

 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 崔健 何勇 张楚 窦唯 黑豹 唐朝 谢天笑 郑钧 那些理想主义的年代。

      我们生活的世界,就像一个垃圾场,人们就像虫子一样,在这里边你争我抢,吃的都是良心,拉的全是思想。

      好像在这个世纪,人们都开始公开发表言论,都想聚众思想然后展现世界,来表现"我"是如此不同,而真正有思想的人,早已看透人间,沉默生活不与世事了。

      跟着众生走路的,毕竟要赶着众生的喜好,一个人走路,才是人生。有人按着自己的理想方向走,有人按着社会的方向走,从根本上已经是差别了。